万元户梦

来源: 精彩文章

 万元户梦

 

白旭东

 

1988年儿子刚出生不久,生话开支加大,压力也增大,我和妻子工资加起来不到五百元。

经常听朋友说,谁是万元户,谁家里存款几万元等,当时我听着就很羡慕,心想自己啥时候能成个万元户?有几次作梦摔倒沟边,在沟里捡个大信封,打开一看有一万多块钱,高兴地疯醒了。听说单位有位同事沾上海外关系,立马辞去工作不干了,去海外继承遗产。我羡慕的几夜睡不着觉抒情散文。经常是上班坐着发楞,盼着我有海外,香港或台湾的来信,说有财产要我继承,真是望眼欲穿。平时走路也是左瞅右瞄 ,心里捉摸着忽然撞见一个有钱的亲戚,有财产需要我继承。

梦想一年多,既没摔倒拾包大钱,也没撞见有钱的好亲戚,还是竹蓝子打水,只好回头干点实事了。正好单位的一个同事找我说,你爸在计委当头头,现在水泥钢材都紧缺,找你爸批点,每吨可赚一二百块呢。我说这不是干"倒爷"吗?他说啥倒爷不倒爷的,赚钱才是硬道理。我心想也是这个理,老爷子正掌握着各类物资计划审批权,有权不用过期作废。

我找个理由,说知青下乡时的大队书记找我,原来的小学校破旧不堪要翻修,需要钢材、水泥、木料等,想找你解决。老爷子说,支持学校发展培育人才,是百年大计,让他们出个建材计划清单,我马上给解决。

我和同事立马编造翻修学校计划,并且还附上工程预算等,找个萝卜头刻了大队公章盖上,忽悠老爷子批了木材、钢材、水泥等建筑材料,朋友一转手卖了,给了我二千多元"倒爷"辛苦费,顶我几个月工资,我兴奋的抱着钱想着买这买那,直到天亮也没合眼。

过了一个多月,老爷子去计委扶贫点,也就是我当知青下乡的大队搞调研,我的事露馅了,从此我的"倒爷"路走到尽头了。

前几天,知青下乡时我房东的大儿子,说今年的桃子挂果多,又大又甜,邀我去他桃园摘桃子。我们当时都是十多岁的青少年,四十多年弹指一挥间,从青年跨入老年。

走在乡间村村通整洁的水泥路上,远远望去,乡村学校低矮破旧的教室,变成五层教学楼,在明媚的阳光下,闪烁金色的光芒。来到房东家,当知青时住的几十年的老旧土坯房子,也变成了三层别墅大宅院。

吃饭时我问他,你们年收入多少?他说每年有个十多万吧,我们村家底有个几百万的十多家呢。我俩同时想起了九十年代初,他去城里找我借钱办养猪场,我们俩曾约定谁先当上万元户谁请客。

我站在房东楼顶阳台上往下看,今天正赶上逢集,虽是下午,还是热热闹闹,熙熙攘攘,商贩的叫卖声招惹着顾客,熙熙攘攘的花红柳绿,神清貌美。不远处戏台上锣鼓欢快,戏腔**。往远处看,毛公山巍峨挺拨,一片片新农村房舍,展示出大好河山的神运。